ヤ^爆米蘤ímarnyΟ

┇椛開﹄時,嬌艷﹄時,樶后騬丅菂衹媞鈀﹄抹んоňɡ顔閖┆

8 那时候的我们天真无邪的笑脸挥之不去

班长灰溜溜的逃走了,感觉他的表情就像是一锅烧坏了的玉米糊糊。

“他都有不得瑟的时候。”在我一旁的同桌孙维,说。“嗯?我说。班长是不是个GAY啊?”“噗?哈哈。” 所有的人都笑了,除了我。 

“你怎么知道的彪哥哥。”彪哥哥每天都戴着一副哈利波特式的厚厚的眼镜,所以人称博学彪。

“据我所知,班长没有异性缘这就是他缺乏魅力的所在。”钱彪一鸣惊人的说道,“小生这厢有理了。”

白一天对钱彪唱起了这么一出道,“在班长面前不许说坏话哟。”我提醒到,“否则会被扣一年的学分的”

对,耀珊的制度就是这么的霸道、又无理。每天班长要像小学森那样的带领我们读课文,然后默写英语单词所以人人一口流利的英语。

要不然怎么能叫国际学校呢?国际国际就嘚有个国际样儿,洋娃娃们看着真真是够养眼的了。

就好像是我的roommate艾米丽来说,一天到晚在我面前说要维护世界和平?嗯,维护世界和平,来一串冰糖葫芦。

无聊嘞,啊。钱彪看着窗外一边在咀嚼着糖球。“你哪里来的冰糖葫芦啊?”我踢了他一脚,问。

“你没看见是包装的嚒,当然是自己带来学校里慢慢享用的了。”“ 钱彪,你以前是什么学校的?”我好奇的问道。

“光明的,和这儿差不多。好人有坏人也有,啥好坏都在装。呀。甜死我了来一个给你。”

“ 嗯?你还是给他们吧。”

说话间,别的班级的人到我们班级来找我。是个不认识的女孩子,“唉,这不是五班的酒子嚒,别靠近她否则你会倒霉的。?”孙维又说道。

“ 我出去看看。 ”我说道,“别,哥哥替你出去看看,老白走着。”

我正好站在他们的对角线,然而酒子却一下子扑到在我家白一天的怀里。“丫的了个茶客,你小丫头片子没毛病吧?”

“ 我是来找龚依姐姐的,我,我,我阿达系哇。。。 ”“真的别去,这名字你不觉得很恐怖嚒?”孙维提点道。

“ 人家说不定是在酒桶旁边出身的呢。你造不造日本文化啊?”

评论

© ヤ^爆米蘤ímarny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