ヤ^爆米蘤ímarnyΟ

┇椛開﹄時,嬌艷﹄時,樶后騬丅菂衹媞鈀﹄抹んоňɡ顔閖┆

4 花正开的季节

“这件衣服好不好看?白一天?”我给他看苹果电脑上的那件红色的小碎花连衣裙子,说。

“how much?嗯,奥,so much more beauty。and this is so company with u。”

“买吧。好不好?” “ 嗯,好。只要你喜欢就那就买吧。”“真是令人羡慕的一对啊。”“顾莫源,你如果移民了那就是对我最大的恩惠了。”

我把电脑盖上了,准备走人。他却带着酒劲儿把我推开了,大骂到:“你他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给你点颜色看看。”

“顾莫源,你作为一个学长。怎么可以在食堂里欺负一个小学妹?! “  

”别和他一般见识了啊,我们走。”顾莫源此刻却像换了一个性格似的,木木的座在了钱彪的面前,在简餐部里嚎啕大哭起来。

“咦?”我们一直同仁的大呼道,“我是个没用的废人,废人,废人。我连我自己喜欢的姑娘我都表白不了,白一天你,你够有种。”

嗯?原来是这样啊,突然间顾莫源大概是又一次的父性大发。“小依依,和我一起过吧?离开你眼前的那个家伙。”

“你是个傻缺么?嗯?”白一天说。

“啊,老子我不想和你一般见识。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就去喝一杯,我是说去外面喝几杯。”

“哼,我对喝酒这事从不含糊。来就来,为了爱情而战。”被下战书了?居然是为了一个相貌平平的姑娘,我。龚依,造嚒?

这真是千百年来的一件最有历史意义的大事件!“别去了嘛,一天好不好啊?”  

“嗯,那可不行。”他揉了揉眼睛,说道。“哦哟,苍天的。她那张老脸居然还在那里给老子旅游,得。我钱彪要变身了。” 

“去哪里了造嚒?”“欧美系旅游,啊。苍天的,这个应该叫中风系才对。”“走,哥们儿。晚上就去把这件事情结束了。”

然而,就在那上海某处繁华的商场圈子里。“我说,你买那么多鞋子干嘛?你开皮鞋店呀。”

李冬旭和他的小女友正在一边莫名的购物,对。购物难道不是莫名的吗? !

而且是翘课去的,“菜菜不知道他是这种男的啊?”我问白一天到,“哪种男人? 反正全世界就钱彪我一个好男人!”

钱彪在教室里拉扯着大嗓门儿说。

评论

© ヤ^爆米蘤ímarny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