ヤ^爆米蘤ímarnyΟ

┇椛開﹄時,嬌艷﹄時,樶后騬丅菂衹媞鈀﹄抹んоňɡ顔閖┆

3 轻奢生活

  “帅哥哥,我可以不可以给你带个消息呢?”钱彪一大早就抽风的对我的男票装起了可爱来,“说吧。”

不过,浅表的脸上却表情丰富的在拼命给他提示。但是,白一天并非是个天生的好演员啊,他不善于用语言表达只是用动作来阐述些什么。

“我家的那个老大啊,脑子戆嗨嗨的,喜欢上你了窝~~” 然而,就在我们谈笑风生的时候,顾莫源冲了进来。

“龚依,你个死女人。” “你搞毛线。”“他是谁?”钱彪狂跳了起来,发起了毛腔来了。

“比你高一年级的顾莫源。”那个整天粘着老娘的顾莫源,莫名其妙的闯入了我的世界里,硬生生的闯了进来?

然后,就像是宇宙的黑洞那般破了。没有任何的话语,就那样硬生生的来了句死女人?谁不会冒着火气?

就算嘴角不溃疡,火气还是会上来的。“顾莫源,你给我等着!!”我高声尖叫到,“哼,看着就一自大狂。”

钱彪在那里束了束裤子腰带,对着我们俩说。

“ 孙唯,你妈妈貌似和我爸爸认识也。” 钱彪此时正在玩着孙维的午睡汉堡大抱枕在那里说,对了,孙维是个男孩子。

“认识吗?” 孙维戴着500多度的厚厚的大眼镜,说道。“龚依,龚依。你看下你女人怎么了?”白一天此时摸了摸我那冰凉的额头,问我。

“你肿么啦?”“啊,好烦人啊。我居然被一个酒鬼骂了个死女人??他自己才是个死男人啊。”

对,顾莫源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酒鬼。

而且,有个很不好的习惯那就是喝酒的时候还喜欢在那里来几包马来西亚的零嘴放在那里,所以光有好面相和好身材,但是缺乏爱心那是远远不够的。

彩虹的完美弧度,像级了女人涂好睫毛膏后的完美长睫毛,无聊的小周末,我们三个人喜欢座在耀珊的简餐部里。

用苹果的笔记本电脑,看着时尚杂志。

对,简餐部很大可以放很多张桌子,我们点了几杯焦糖玛奇朵我最爱的焦糖味啊,还有焦糖色满足了我的味蕾和眼球。

“挖槽,SON of a bitch。”

“又怎么了?”钱彪在简餐部里大声嚷嚷道,“你造么,那倆个老处女,就是俩老猫。你造嚒?去阿姆斯特丹了窝,挖槽!”

评论

© ヤ^爆米蘤ímarny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