ヤ^爆米蘤ímarnyΟ

┇椛開﹄時,嬌艷﹄時,樶后騬丅菂衹媞鈀﹄抹んоňɡ顔閖┆

上帝即是空

乌云滚滚的在头顶上面压了过来

恍惚间,看到了什么很厉害的东西。手边是一桶乐事蓝色罐子装的,还不错吃。

眼线笔送在了丰巢里面去了,日子慢慢的走在铁轨上过着。看着来来往往的列车,心里也雄伟了。

咳嗽了,很想你。我会学那只偷笑的狗给你看,学猫叫给你听。然而,她们那些东西只是一门心思的身出魔爪来,开口问你要东西。

可笑嚒?着实可笑。而且是非一般的。

评论

© ヤ^爆米蘤ímarny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