ヤ^爆米蘤ímarnyΟ

┇椛開﹄時,嬌艷﹄時,樶后騬丅菂衹媞鈀﹄抹んоňɡ顔閖┆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还是太耿直

= =

阿卷:


本来不想写这种敏感电影,但有几句话不吐不快。看这部电影纯粹出于猎奇,因为最近“吵”得沸沸扬扬。书的恩怨我不懂,这里仅谈谈对言情电影的一些看法。


老实说这部电影让我再次感叹:小言电影的剧本果然是世上最难写的剧本。

整部电影看下来只有一种感觉:太拖了,还是太拖了。


小言电影格局本就不大,一部主讲爱情的玄幻小言电影用这样的节奏拍,已经不是“慢”,而是“拖”。剧情走得跟拖拉机似的。就那么一点事,完全不用那么拖的。省点时间圆圆细节多好。

但又看得出来主创没想拍慢电影,他们就是“快”不起来,不知不觉就在拖。其实不快也不要紧,小言电影可以慢,但镜头语言不能缺少艺术加工。艺术加工不是指上天入地的特效,而是表现手法——类似文学作品的文笔。有点虚无缥缈,但有时候存在感又很强。


比如这部三生三世,尽管它几乎用尽了电影工业的所有优秀套路:气质贴切的演员,技术过硬的化妆团队,很很很舍得下血本的特效,相得益彰不拖后腿的配乐,为了不让观众无聊而无所不用其极的镜头语言技巧(例如满屏泛滥的慢镜头,其实看多也很腻),等等等。

作为标准商业电影,它在剧本以外的所有地方都很走心。可惜还是败在了剧本的节奏感与某些过于耿直的镜头语言。


没有人真的想看两个人在大银幕上一直叽叽歪歪你侬我侬互诉衷肠,再俊男再美女也不行,大家想看跌宕起伏得恰到好处的情节,能引发自身共鸣直达内心深处的东西。要知道枯坐影院两小时在生理上是一种很痛苦的体验。

三生三世作为玄幻言情,不缺打来打去的大场面,特效也无可厚非,可电影里依然有很多处让观众明显觉得无聊的地方。


首先是泛滥的打斗特写镜头,其次是冗长的煽情镜头,以及个人认为完全没有必要还自带尴尬症的伪激情戏。导演你知道伪激情戏的时候身边人都不约而同开始刷手机是什么感觉吗?你不跟着一起刷都不好意思。


重点说说冗长而缺乏节制的煽情镜头。

电影里有一个场景,白浅对夜华伤心失望后回家借酒消愁,躺水池边演颓废。那一段看得我想上厕所,而且是想上厕所又上不出的那种。

那段失恋场景让我想起另一个言情IP——暮光之城。里面有一段贝拉演失恋的镜头,对比很明显。一样是小言,一样拍失恋,暮光之城的手段高明多了,一段贝拉枯坐窗前眼观四季交替的超现实主义旋转镜头,前后不过几十秒,那份失恋的伤感就已经走出屏幕。

可能暮光之城不够有说服力。那就再举个例子:《重庆森林》

《重庆森林》里梁朝伟失恋后那段表演镜头可谓失恋的“最高境界”之一。路人看了也很难不动容,甚至都不需要知道他为什么失恋,你只要看到他对着那条伤心的毛巾自言自语,心就会跟着一起揪。


这就是镜头语言的力量。这些东西都是要动脑子想的。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类似这样“直来直去”的镜头电影里还不止一处,看得我有点心酸。多年来,国产言情电影对镜头语言的想象力大量停留于这种“直来直去”的形式。爱你就要嘴巴大声说或者脸部大特写来个表情传达,失恋就要歇斯底里要哭要喊要死要活。所以你会看到白浅演失恋,镜头经常对准她的脸,她哭她喊她喝酒,非常直白,没有什么艺术加工。艺术加工本该是导演编剧演员一起做的事情,很多时候感觉被全部丢给了演员。

言情电影用这么“老实”的糙手法拍,恐怕很难拍出直击人心的细腻情感。


虽然说了很多耿直镜头语言的不好,但里面有一个镜头还是比较打动我的,那就是素素在夜华身边一面烧饭一面哼歌的场景。

再多文采斐然的金句情话和天崩地裂的生离死别都比不上素素这两句自在的哼唱和夜华舒展开来的眉头。

可惜整部电影中这种镜头太少。我印象里也就这么一个。


评论
热度 ( 238 )
  1. ヤ^爆米蘤ímarnyΟ阿卷 转载了此文字
    = =

© ヤ^爆米蘤ímarnyΟ | Powered by LOFTER